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(九)

作者: 来源:L生活居 时间:2020-08-11 17:39:45 浏览(691)

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(九)
前方战况猛烈,情势危急,重庆已负包围。而父亲迟迟不肯离渝,其对革命的责任心与决心,感人之深,实难墨形容。(网络图片)

接上文: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(八)

1949年

十一月一日

上午,父亲约见陈辞修先生研讨定海防务,共军在浙江沿海一带积极征集轮船、木船,估计千余艘,有同时进犯定海、岱山,使我不胜其防范之企图。决定加派五十二军前往增防。此时共军有向登步岛攻击模样,定海形势更形危急。

李宗仁以巡视为名,由重庆飞往昆明,张岳军先生同行。李在昆明竟徇地方人士请求,对被捕之反动份子批准“从宽办理”。滇主席卢汉亦未经呈准长官公署,迳予全部开释。此辈恢复自由后,更多所活动。卢之部属原主附共者,更相与结纳,对卢包围愈甚,卢遂复萌异志。

三日

共军在定海登步岛登陆,正在激战中。

在登步岛登陆之共军已被我军驱至海滨,尚在激战中。

六日

登步岛登陆之共军已于上午九时完全肃清。此为我军继金门大捷后之又一胜利,不仅有利定海防务,且对全军士气将更为振作矣。

八日

张岳军先生向父亲电陈:“已与邱昌渭同返重庆,惟李宗仁则先返桂林,然后来渝。”并渭:“李宗仁近已深感进退维谷,其情绪流露,日形烦懑。”

十一日

上午,父亲特访吴稚晖老先生。其对国内外时事之观察与批评,皆比任何人为精辟,尤其对英、美、俄政策与当前人才之评判,更为深刻可佩。彼对父赴渝一事甚表赞成,但谓“万不可使李宗仁脱卸其政治上应负之责任”。老成谋国,令人折服。

父亲接阎院长百川来函,略谓“渝东、黔东军事虽有布置,尚无把握,非钧座莅渝,难期挽救”云云。嗣又接其来电称:“今日政务委员会决议,一致请钧座早日莅渝。”父以阎院长语出至诚,代谋甚忠,且各方催促频仍,乃决计前往。

晚间在反省录中写道:“李德邻由滇直回桂林而不返重庆,在此贵阳危急,川东陷落,重庆垂危之际,政府岂能无主?党国存亡系此俄顷,不问李之心理如何,余为革命历史及民族人格计,实不能不顺从众意,决心飞渝,竭尽人事,明知其不可为,而在我更不能不为也。至于生死存亡,尚复容计乎?乃决心飞渝,尚期李能彻悟回头也。”

十三日

昨日,立法院副院长陈立夫先生及本党党籍立法委员七十人由重庆来电,请求父亲“赴渝坐镇,挽救危局”。同时,张岳军先生亦向父亲电陈:“连日电催德邻返渝,顷接戊文桂电:‘拟赴各地巡视,以激励士气民心,请速电总裁促驾,不必候仁返渝’云云”。

李宗仁前倨后恭,其心可知。此时川、黔战局日趋严重,大祸迫在眉睫。川东共军于本日占领彭水旧城,南路共军亦已占领贵阳市郊的图云关,父亲不得不再飞重庆,策划一切。晚间在日记中写道:“德邻飞桂后,闪避不回重庆行都,整个政府形同瓦解,军民惶惑,国难已至最后关头。不管李之心理行动如何,余不能不先飞渝,主持残局,明知其挽救无望,但尽我革命职责,求其心之所安也。”

十四日

本日桂林失守,李宗仁自桂林飞至南宁。

父亲于上午十一时自台北松山机场起飞,下午四时一刻到达重庆。此地已充满了恐慌、惊怖和死寂的空气,因国军已自贵阳撤退,秀山失守,共军已迫彭水也。

父抵渝后,即电李宗仁,略云:“迭承吾兄电嘱来渝,共扶危局,昨闻贵阳危急,川东告紧,故特于本日来渝,望兄即行返渝,共商一切。”同时又电白崇禧:“昨闻贵阳垂危,川东吃紧,已于本日飞渝,甚望德邻即日飞渝,策划全局。请兄力催命驾。”孰料李宗仁置若罔闻,避不来渝。

父亲在渝,重新将云南问题提出讨论。卢汉已提三次辞呈,准备摆脱主席职务,且自动休假半月,个中真相如何,可以暂且不问,但其消极态度,不免可疑可虑。父亲决定仍以全力协助,使之安心,俾免再生波折。

父亲独自研究战局,拟调胡宗南部增援重庆。彭水已于夜间失守。第二军部队在芙蓉江东岸地区亦被共军包围。

十八日

共正规军己窜入乌江西岸江口,我军右侧已受威胁。

父亲上午召见王方舟,正午约张岳军、顾墨三诸先生商讨滇事与渝东作战部署。父亲本拟飞南郑视察,以今日气候不良作罢。晚间阎院长百川提及滇卢态度突变,至为焦虑。此固在意料之中,但彼之反复无常,对之不能不有坚决之方针也。

十五日奉命赴前线视察战地实况,于当日下午四时在重庆海棠溪过渡,车至綦江,天色昏黑,即在驻军军部过夜。翌晨三时卅分起身,四时出发,经过南川,越过长江水坝、白马大山,于傍晚始达江口。沿途所见,均自前方败退的部队,情况非常混乱,伤心之至!在江口遇见宋希濂和陈克非两人,曾将父亲希望他们固守乌江的来意相告。昨夜住宿南川。今晨五时起床,六时动身,九时到达綦江。在该地遇见罗广文军长,详谈二小时之久。下午四时返抵重庆,向父覆命。

二十日

父亲日内曾召集党政干部会商,决电白崇禧,嘱其陪同李宗仁飞渝,以安民心。

本日白衔李命飞渝,下午三时卅分晋见父亲,报告李宗仁业已于今日上午飞往香港,闻之不胜骇异。李宗仁在其发表之宣言与私函中,对其职权并无交代,仅藉“胃病复发”为由,仍以“国家元首”名义“出国就医”。此将陷国家行政于紊乱状态,其个人之信誉与人格,亦扫地以尽。是诚何心?父亲不得已乃于晚间约本党中常委商讨应付当前局面。最后决定先派员赴港,挽李回国,待其反应再定办法。同时并请张岳军先生飞滇,处理滇卢事。

廿一日

父亲为顾全大局,今日又约白崇禧谈话,表示决不于此时“复行视事”,为恐李宗仁在海外丢丑,必须李本人克日回渝,面定对内对外大计,然后未始不可出国。但必须由行政院长代行总统职权,以符宪法规定。

本党中央决定派居觉生、朱骝先、洪兰友诸先生为代表,携父亲致李宗仁之亲笔函件飞往香港,劝李返渝。李未应允。

廿五日

父亲昨日曾电罗广文:“望严责所部有进无退,死中求生。”不料该部已完全放弃南川,不留一兵一卒,致共军长驱直入,进迫綦江。同时,贵阳失守。

下午四时,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诺兰夫妇,自台飞抵重庆晋见父亲。在国家处境最困难的时候,彼夫妇从太平洋彼岸,远道飞来,期对我有所贡献,真是“患难中之知己”。其友谊与热情令人感慰难忘。父亲与彼相见道故,即于当晚八时设宴款待,宾主尽欢。父亲认为:“此实为近年来最为欢欣之事。”内心至为愉快。

中央派赴香港之代表居觉生、朱骝先诸先生亦于今日联袂回渝,当晚向父亲报告与李宗仁洽商经过。据称:李最后以美国政府不欢迎其入境,乃改变计划,愿以副总统私人名义出国,并极望父亲早日“复行视事”。

廿七日

本党中央常务委员于今日召开会议,对李宗仁擅离职守事明白表示中央意旨。同时全体常委一致主张父亲必须“复位”。惟对“复位”的时间问题,则有不同的意见。父亲在会议中表示:“对外关系,尤其我国政府在联合国中之代表地位问题,极关重要。如果李宗仁长期滞港,不在政府主持,而余又不‘复行视事’,则各国政府乃至友邦,可借此以为我国已无元首,成为无政府状态,则不得不考虑对于北平政权之承认。

此外,对内尚有维系人心之作用。此时举国上下,人心动摇,如云南之卢汉等已明言,李既出国,而蒋总统又不肯‘复位’,则国家无人领导,尚何希望之有!因此,不能不作‘复行视事’之准备。惟对时间问题尚须加以研究。”

中常会最后决议:仍设法劝李宗仁回国视事;否则,应请总统“复位”。李对此十分焦急,以其在港已处于进退维谷之窘境也。

廿八日

自前日午夜共军攻占綦江,罗广文只身脱逃来渝后,重庆外围已趋危急。父亲今日对放弃重庆问题研讨甚久。如果撤退太早,贝则共军必可于半月内到达成都,而我之唯一主力陕南胡宗南部,本已撤至汉中以南,将无法转移成都以西地区。如此西南大陆将整个为共军所控制。故决缓撤重庆守军,并在沿江设岗,以确保成都。不料共军业以攻抵南温泉,重庆危在旦夕矣。

午后,随父巡视重庆市区,沿途车辆拥塞,交通阻梗,宪警皆表现无法维持现状之神态,一般人民更焦急徬徨,愁容满面。部队亦怪象百出,无奇不有,言之痛心!

廿九日

本日,我政府行政院迁至成都办公。本党中常会复派朱家骅、洪兰友两先生代表飞港,促请李宗仁返国土,以尽最后之努力。万县有两艘军舰叛变,向长江下游下驶。重庆近郊,我军已与共军激战。正午黄桷桠方面亦已发生战斗,重庆市内,秩序异常混乱。父乃决心于明晚撤守沿江北岩之指挥部署。午间召开军事会议,决定新的作战计划,对第一军之后撤准备,亦有详细指示。但前方已传共军在江津上游二十里之处渡江矣。

前方战况猛烈,情势危急,重庆已负包围。而父亲迟迟不肯离渝,其对革命的责任心与决心,感人之深,实难墨形容。下午十时,林园后面已枪声大作,我只好向父告实情希望早离此危险地区。同时罗广文自前线回来报告,知其军力已披共军击散。而周围各兵工厂爆炸之声又四起,连续不绝。此时山洞林园前,汽车拥挤,路不通行,混乱嘈杂,前所未有。故不能再事稽延,乃决定赴机场宿营。途中为车辆阻塞者三次,无法前进。父亲不得已,乃下车步行,通过后改乘吉普车前进,午夜即时达机场,即登中美号专机夜宿。当此兵慌马乱之内,父亲指挥若定,其安详镇静有如此者。

三十日

今日凌晨六时,随父由白市驿机场起飞,七时到达新律,换机转飞成都,入驻中央军官学校。当父亲由白市驿起飞时,据报:“在江口过江之共军,已迫近距重庆白市驿机场之前方二十华里。”白市驿机场旋即自动炸毁,免为共军利用。时尚有驱逐机四架及高级教练机六架,以气候恶劣,不能飞行,亦一并炸毁,殊可痛惜。

广西之南宁亦于今日失守。

(未完待续)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